如何用涌现的眼光理解目的、控制和智能
2005-4-12 23:19:26  人工智能   

一、问题背景

 

本文章尝试讨论从人工生命的视角,让一个复杂系统涌现出目的、控制与智能的可能性。

 

 

 

1、人工生命

 

诞生于20世纪90年代,复杂性研究的圣塔菲(SFI)学派开始兴起,并迅速将多主体建模、人工生命等研究理念与方法推广到了全世界。这套方法的基本出发点就是,利用一些简单的规则,在计算机生成一个复杂系统,从而模拟真实复杂系统中的各种现象。其中,人工生命研究尤为突出。人工生命,顾名思义,就是希望在计算机中生成一个复杂的生命体。

 

虽然人工生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人们可以模拟出鸟群的飞行、蚂蚁觅食等生物现象,但是却不能模拟出像真实世界中的多层级复杂系统,例如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细胞到组织再到器官;从个体到群体再到社会。我们并没有看到虚拟世界中的复杂性层级的不断生长。

 

第二个不足也就是我今天要谈论的重点:所有的人工生命仿真系统没有形成内部复杂性的增长!所谓的内部复杂性就是指在有限的空间下,系统产生内嵌复杂性层次的飞跃。大自然是存在这种内部复杂性层次飞跃的。比如大自然进化所造就的脑的出现,这对于生命体个体来说就是一种内部复杂性层次的跃迁。自然进化在反反复复的筛选之后才导致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内嵌复杂系统的出现,这种现象至今仍然没有在任何计算机仿真中出现。比如数字生命模型,数字生命们的确会进化,的确会形成组织,但是它们的进化似乎只是在一个水平上不停的修修补补,而没有积累形成质的飞跃。这是为什么?是不是计算机仿真系统就根本形不成这种内嵌的复杂性增长?还是仍然有什么规律我们没有发现?

 

也有很多人说,涌现模型的不足在于,涌现出的系统过于松散,人们过于强调涌现的自组织特性、去中心控制特性,然而现实的智能系统是存在着中心控制的。面对这一点,我们不能回到原来的老路给系统硬性设计中心控制程序,而是应该寻找新的方法。

 

2、自然界的启示

 

考虑自然界的生物进化,我始终认为在生命的进化过程中,有两套完全不同的系统在进化:一个是生物的身体在进化,一个是生物的神经系统在进化。可以说神经系统的诞生与演化一点不亚于生命的起源与演化,因为神经系统是孕育智能的物质基础。从生命的起源、生命的演化以及自组织等,人工生命研究成功地把这些来自于生命系统的概念泛化到一般复杂系统中,这才有了各种各样的计算机仿生算法及其关于经济管理系统的指导性思想。但是自然界的神经系统所体现的漂亮属性仍然没有提取出来,智能是这些漂亮属性中最闪光的一个。可以肯定的一个明显现象是,自从智能诞生以来,伟大的生物进化已经开始让位给人脑内知识的进化,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就是明证!大自然进化比起文明的进化进程慢了许多。可以说智能的出现是进化的一次重大飞跃,然而可笑的是,目前仍然没有一个理论能很好解释该现象。

 

 

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解释同层次内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的变迁我认为没有问题,SFI的复杂适应系统对生物进化的借鉴也没有问题,但是这整个方法论体系在分析进化层次的跃迁的时候却都会失败。进化论根本解释不了为什么人脑及其智慧出现以后生物层面上的进化一下子就让位于智慧的进化。

 

3、实际问题的需要

 

目前,面对复杂系统中的复杂问题,人们并不想仅仅一般性的认识客观的规律,而是要利用这些规律对复杂系统进行控制。虽然复杂性科学的哲学并不提倡中央控制的思维方式,但是面临实际问题的时候,人们不可能真正的无为,而是要做到真正的“无为而无不为”。这个“无为而无不为”我认为是真正的控制的最高境界。

 

Holland在《隐秩序》一书中就曾指出,我们研究复杂适应系统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找到一般的复杂适应系统的杠杆。当面临关键问题的时候,只要决策者轻轻敲动这个杠杆,系统就会发生一连串的因果反映从而导致系统的整体进化以达到决策目的的实现。

 

他用免疫系统为例子来说明这个杠杆原理。人体免疫系统是一个复杂适应系统,看似人类无法干预它的运转。然而人们发现了种牛痘可以翘动人体免疫系统的杠杆,使得免疫系统能够自发的生成对天花的免疫力。这种种牛痘的方法就是我们找到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杠杆,那么针对艾滋病、计算机复杂系统、网络复杂系统是不是也存在着这样的杠杆呢?这种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因此,强调群集涌现并不是真正的排斥中心控制,而是说如何利用涌现原理来重新理解控制、目的甚至是智慧。因此,看来人们又要兜一回圈子了。开始,人们研究系统论就是从控制的眼光出发的,也就是说如何控制系统能够让它完成我们的目的。SFI的复杂性科学出现了,人们开始强调自组织、自适应、群集涌现、去中心化管理,这些观点实际上都是反控制的。可以说,SFI观点非常好的体现了“无为”的思想。

 

但是,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人们又要经历一次观点上的创新或者说是高层次的回归。那就是利用自组织、自适应、涌现、去中心化管理的思想理解高境界的控制、目的甚至是智慧从而真正达到“无不为”。

 

二、可能的突破

 

1、    复杂系统发展的两个阶段

 

 

Holland在《隐秩序》里面提到了复杂适应系统所普遍具有的7条性质及其机制。其中一条是“聚集”,另一条是“流”。他认为所有复杂适应系统都具备这两条特性。也就是说复杂系统中的个体都要相互吸引而形成“聚集”。复杂适应系统中普遍存在着流的特性,比如经济系统中的商品流、信息流等,甚至Holland直接用商品流和财富流的概念来模拟人脑的认知活动,提出了分类器系统中的水桶链算法。

 

然而,我仔细分析认为这两个特性并不是所有复杂系统都同时具备的,而是一个复杂系统发展在不同阶段的产物。一般,当一个复杂适应系统诞生之后首先会形成聚集,生成更大的个体;之后,经过若干次同层次的优胜劣汰、自然进化之后才能形成第二个特性:流。

 

为了说明这个两阶段的观点,让我们看一个例子。首先,人类社会的发展给我启示,社会不是一开始就明显具备流特性的,而是到了大航海时代、资本主义兴起的时候,流的特性才凸显出来。人们通过自由买卖构成了经济系统。什么是经济?多个主体之间的物品交换便构成了经济。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经济主体看作是一种介质,那么交换的物品就是构筑在经济主体介质之上的流。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社会开始明显呈现出流的特性。马克思早就分析了资本的加速流通运转会导致经济的增长。这也就是说,当复杂系统中流的流通越通顺,流的转动越快,系统就会增长的越快。

 

2、流与目的、控制及其智能的涌现

 

前面已经提到了流的特性是复杂适应系统发展到第二个阶段才会产生的。那么我想进一步指出,流的出现是使得复杂适应系统朝向进一步的智能系统发展的必要前提。也可以说,流的出现才是复杂适应系统涌现出类智能属性的前提。

 

2.1 前提假设

 

首先,我有必要介绍我的这个观点提出的两个前提假设,没有这两个假设一切都是无意义的讨论。

 

a) 所谓的目的、控制及其各种类智能属性是一种系统普遍具有的属性

 

我支持强人工智能、强人工生命的观点,认为智能属性、生命属性是独立于系统的物理构成,能够被提取出来的。所以,人们可以用机器来研究生命和智能,同样也能够把这种属性抽取出来应用于更一般的系统中,包括社会系统、经济系统。所以,对于人工智能我甚至有时候并不关心它的机器实现,或者具体的如神经网络形式还是二进制形式,我更关心的是它们在更一般的系统中的形式是什么。

 

b) 必须要用涌现的眼光来看待目的、控制甚至智能

 

传统的科学也研究这些问题,控制论就研究一般的控制原理是什么,人工智能也研究智能的符号变换机制,但是这些理论的通病是,它们都是用从上而下的眼光来设计控制系统和智能系统。而复杂性的SFI学派研究告诉我们,自然界的复杂性来源于若干个体的交互所涌现出来的,而不是一个造物主的设计与制造。但是,所有现有的SFI模型、理论都不能解释一个复杂的计算系统究竟怎么能涌现出目的、控制等等这些类智能属性?所以很多人批判涌现,认为那些计算机花纹过于松散,不会像人一样进行自我控制。但是这点不足我认为还不能让我们放弃涌现的总的方法,而是说我们没有找到涌现出类智能属性的办法。

 

除了这两个前提之外,我还想说一下,我认为一上来回答智能是什么这个问题有点大,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把复杂的智能问题作一定的简化,小到我们能够抓住智能的一些本质的属性;另外,我们有必要降低判断智能的标准,把最原始的具有目的、需要,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的简单生命作为最小化的智能体。这样,有助于我们抓住问题的本质。

 

2.2 内嵌的虚拟世界

 

一个小虫子可以按照它自己的意愿主动的找到食物,我认为这就是最小的智能体。然而这种能力现在计算机能够设计出来,但一个真正的难点在于,小虫需要出发自“自己”的意愿,我们不是虫子,怎么能知道它自己是否愿意去怎样怎样?人从外界设计的程序并不是虫子“自己”的意愿。究竟小虫子怎样涌现出自己的意愿呢?我认为,这就需要给小虫子体内嵌入一个高层次的复杂系统,而这个复杂系统是要靠流的流动来维持的。所以,我认为流是实现复杂系统的类智能行为的涌现基础。

 

看看生物界,小虫子能够自主的运动是因为它内嵌了控制整个身体的神经系统,神经系统中流动的都是一些神经信号。在我们外界分析者看来,这些神经信号无非就是一些类似水流一样的波在复杂的神经网络中乱窜。然而,对于小虫来说,这些信号具有了意义,它们构成了一个嵌入小虫生命系统的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就是Holland所说的内嵌模型,也是很多文献提到的心理地图。之所以使用虚拟世界这个词是因为我认为我们用计算机编出来的仿真或者游戏中的虚拟世界和小虫子神经网络信号构成的虚拟世界具有类似的关系。

 

对于计算机上的虚拟世界来说,它只有通过机器内部的信息处理机制才能显现虚拟世界的样子,而对于一个外部的观察者来说,这些01无非就是无意义的信号。

 

第二个例子来源于我对人工智能的感悟。现在考察所有的人工智能系统基本上都能归结为信息的输入输出系统。早期的物理符号系统把智能看作一个对外界输入信息进行复杂的符号变化给出输出的系统;神经网络就是一个输入节点接收输入信息,进行复杂的网络运算给出输出的系统,充其量神经网络将会允许两种流的存在:正向的决策流和反向的反馈流;行为学派把智能看作一个if then系统,仍然是输入输出系统;进化学派则利用输入输出的信息造就系统内部的复杂性。

 

如果我们把智能系统统统看作一个复杂的网络,那么信息从外界流入网络,在网络中发生复杂的反应,最后输出网络就是一个流动的过程。源源不断的信息流入系统,系统由于空间分布不均而导致流的不同流通速度,从而造就了很多复杂的模式,这些模式造就了系统的智能。总之,流在智能系统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3. 什么是流、虚拟世界、目的和控制?

 

什么是流?我认为大量主体的定向运动就是流。最简单的,水流是大量水滴的定向运动,电流是大量电子的定向运动。 真实复杂系统中如果存在着流,就会创造第二个内嵌的复杂系统。也就是说流可以作为一种介质在复杂系统中传递信息,而信息相互作用相互组合,如果复杂到一定程度以至于这个内嵌的复杂系统能够支持通用计算,那么这就诞生了一个内嵌的虚拟世界。

 

首先,什么是信息呢?广义上讲,信息就是一个符号串,或者一种状态的分布。比如010101就是一条信息,若干灯的开关组合在一起也是一些信息。信息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它的表现形式,一个是它的意义。信息的意义就是广义的计算。比如010101能够输入计算机程序影响程序状态的变化,因而完成了计算。进一步,自然界的一切过程都可以看作是对状态的变化,也就是对信息的计算。 一个具有流的复杂系统,允许以流作为介质传递信息。也就是说流上游的一组状态信息可以通过计算的方式传递到下游,这就是信息的传递。同时,信息还会引起复杂系统的个体的状态改变。这让我联想到了元胞自动机,元胞自动机相当于一个空的介质,每个细胞的状态就是信息,它们可以通过影响邻居而传递信息。进一步,元胞自动机可以内嵌通用计算,而支持通用计算就意味着,可以用元胞自动机作为世界支持更高层的系统,如果我们把支持通用计算的元胞自动机理解为一个新的世界,那么一旦复杂系统中的流可以形成一种类似元胞自动机的空间,该系统就可以内嵌一个世界进去,这就是复杂系统中的虚拟世界。

 

复杂系统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具备了形成智能的基础。我们看生物的发展也遵循这种模式,首先,生命体内部要形成神经网络,网络上要有神经电流的存在。但是这些电流对于物理系统而言不具备意义,而实际上,电流之上可能传递了某种新的状态(信息、符号),这些新的符号就具备了构造高层元胞自动机的基础,也就具备了形成内嵌虚拟世界的基础。所以,对于具有神经系统的生物来说,它们具有一个内嵌的主观世界。

 

进一步,一旦流中产生了虚拟世界,也就相当于诞生了第二个宇宙,于是宇宙中的若干粒子(物质)状态会发生自组织,这种组织出来的东西就是虚拟的生命。这就好像我们用计算机研究人工生命一样,一旦一个复杂系统中内嵌了一个虚拟世界,那么这个虚拟世界之中就有可能自发形成更高层次的生命。这种虚拟世界中的生命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初等智能系统中的目的!

 

 人,或者生物都有可能存在目的,这种目的首先应该是系统自组织形成的结果,其次应该能够指导人身体的运动,这就是控制。一旦虚拟世界中形成了生命,这些生命就会体现出自我维持的现象,因此生命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会往虚拟世界的其它部分辐射信息流,这些信息流就构成了控制指令。从而,虚拟世界中的生命就可以指导外部复杂系统的运动,这就完成了控制过程。 所以,总体来说,控制是由于复杂系统的高一层次虚拟世界往低层次世界发射信息的结果。也可以说控制是软件作用硬件的结果。然而,让人迷惑不解的是,软件恰恰是由硬件组成的,似乎一切结果都应该受制于硬件的规律,然而涌现可以突破这种硬件决定软件的性质。

organization

Autolife中的组织涌现(参见:http://old.swarma.org/javaclass/autolife.htm)

例如,我们观察autolife中的组织,虽然组织是由大量生命个体组成的,但是组织一旦形成就会对低层次的个体产生控制作用。比如我们人为的划掉组织的一部分,组织会自我维护命令新的个体产生来弥补自身的完整性。我们看到了一个颠倒的因果箭头:首先,底层决定了组织高层,但是通过涌现,高层次的个体反而会控制低层次的个体。

 

目的正是这种自组织产生的虚拟世界中的高层次个体,同时目的会通过颠倒的因果箭头控制底层的物质硬件。 自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多个复杂系统(世界)相互嵌套的景象。一方面,真实世界通过自组织实现了生命的涌现,另一方面,生命体内部由于流的出现从而导致另一个虚拟世界的产生(主观世界的产生),而这个虚拟世界之上可以涌现出新的生命,这就是目的。

 

进一步,生命体内部的系统应该能够进一步涌现,产生更高层次的虚拟世界、生命,这种更高层次的生命有可能就是智能。所以,宇宙->生命->智能,我认为从本质上讲都是相通的,它们是同一个东西在不同层次系统中的表现。这种东西大概就是古人讲的“道”吧。但是,我还不能想明白智能这种东西的本质。但我认为我较好解释了比智能低一些的目的的本质。我猜想,从抽象意义上说,信息系统的自指是与智能的涌现有密切关系的。 从此,我们看到不仅仅是空间尺度上复杂系统的多层级结构,而在复杂系统内部也会产生多层级的结构。而且每一层次的发展从本质上讲遵循了相通的规律。

 

4、如何验证?

 

如何验证以上所说的观点呢?我认为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计算机模拟。也就是让计算机程序通过自组完成一个由流为支撑的内嵌的虚拟世界。就像人们用计算机研究人工生命一样,应该给计算机中的人工生命内嵌虚拟世界。 然而,问题的难点在于我们不能直接给人工生命内嵌虚拟世界。很多以复杂系统思路为基本观点的人工智能模型实际上已经进行了很多尝试。然而,由于这些内嵌复杂系统人工智能模型并不是来源于底层生命的涌现,所以,它们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问题。这就是涌现和设计二者的区别。因为,人要设计就需要给系统指定具体的形,而生命、智能等属性恰恰来源于无形的空系统。所以,人为设计的内嵌虚拟世界只能接近智能。 纯粹利用涌现的方法实现智能也存在很多弊端,毕竟很多人没有找到这种方法。但我认为那是因为人们没有看到流、符号化、虚拟世界在智能系统中起到的支撑作用。人们要想涌现出初等的智能,就必须允许人工生命们形成相互流通的流,然后流的相互作用会自发演化出符号化的东西,这些符号才可能融合构成一个虚拟的世界,从而涌现出智能和控制。所以,现在所有的人工生命系统仅仅是第一阶段的复杂系统,而形成人工生命世界内部的流以后才有可能进入第二阶段的复杂系统,进入这个阶段的复杂系统之后才有可能涌现出智能和控制来。

 

三、现实世界

 

如果我们认识到了复杂系统发展的两个阶段,明确了流、符号化、虚拟世界在智能系统中的基础作用,那么我们就不难看到目前我们所处的网络化现实世界正在迈向一个全球化的智能系统:全球脑。

全球脑的提法已经不算新鲜,然而人们还没有从纵向讨论全球脑为什么出现?它具有什么意义?我认为,全球脑是现实复杂系统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我们知道,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地球这个大的复杂系统正在逐步走向以流为主的发展阶段。这体现为信息流、物质流等等。按照上面的分析,这些流可以作为一种介质,允许上一层系统的构建。最明显的就是构建于电子信息流之上的Internet网络。目前,该网络已经形成了一个内嵌于地球系统内部的虚拟世界。接下来将会进入第三步的发展,以符号化为基础的高层次生命的出现。也就是说,下一步Internet网络的发展将会在系统之上构造更高层次的虚拟生命(自组织网络社群)。这些生命一旦出现就会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而反过来控制物质世界。也就是说Internet网中的若干生命会演化成为控制地球发展的“目的”,这些目的将主宰所有每一个参与到网络发展之中的个体:人。也许我们还在怀疑机器是否能够控制人类,但其实,自组织的力量控制了我们每一个人,它恰恰就是通过Internet网络上形成的虚拟生命的形式完成控制的。 这样一来,Internet网络自身便会形成它的目的,也就具备了初等的智能。到达这一步,我们相信高等的智能个体就会出现了,它是一种诞生于全球网络之上的个体:全球脑。而我们所有活动的人便构成了组成这个全球脑的body。 也许还存在其它可能性对现今世界的解释,但我认为此种解释方法比较统一、简洁。当然,它们肯定存在很多不足和漏洞,我希望朋友们能够不吝赐教。

 

2005-4-17 19:33:34
   你说的流是不是微观元之间的传递呢?还有这和涌现有什么关系? >jake(sage):一、问题背景 >jake(sage):1、SFI方法的成功与不足 >jake(sage):复杂系统、复杂性科学日益受到各方的关注,目前美国圣塔菲研究所(SFI)已经成为了世界闻名的新思想发源地,各国的学者都争相到SFI朝圣。 SFI最主要...
2005-4-18 11:57:18
   从这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来看,jake对涌现、生命、智能的认识已经又提升了一定的高度了。 流作为个体之间的交换形式是客观存在的,不知道引力、电磁场能不能在一定意义上看作一种流。是否可以说个体之间形式多样的流以及形式多样的个体之间的流拓扑正是复杂性成长的源泉,也是生命、智能发育的土壤。 本人认为形态稳定性是一切事物的根本,由此才可以衍生出实在的物体的概念和抽象的目的、适应等等概念。这里的形态概念可以比较宽泛地进行理解,而稳定性是核心内容,不知jake在这个方向上有没有什么思考研究? >jake(sage):一、问题背景 >jake(sage):1、SFI方法的成功与不足 >jake(sage):复杂系统、复杂性科学日益受到各方的关注,目前美国圣塔菲研究所(SFI)已经成为了世界闻名的新思想发源地,各国的学者都争相到SFI朝圣。 SFI最主要...
2005-4-18 15:22:35
   不瞒你说,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对流的具体定义不十分清楚,但我已经体会到了流的很多定性属性,所以才想贴到这里和各位请教、讨论。 就我现阶段的理解,流首先应该是一个物理概念,这就是大量个体的定向移动。但同时,流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也就是流可以以物理系统为介质,在其上形成高层次的符号的流动。就比如01数位和电流的关系、信息流和媒体的关系等等。 交换我认为是实现人类社会中流存在的基础。虽然人所处的物理空间有很多流,但是对于一个复杂系统来说,可能真正起作用的流并不多,可以肯定的式,商品交换是形成经济系统中流的基础。 我在文章已经提到了,复杂系统的流特性是涌现高层次的目的性、智能的微观基础。 >moomoofarm():你说的流是不是微观元之间的传递呢?还有这和涌现有什么关系? >moomoofarm(): >moomoofarm(): >moomoofarm():>jake(sage):一、问题背景 >moomoofarm():>jake(sage):1、SFI方法的成功与不足 >jake(sage):复杂系统、复...
2005-4-18 15:20:34
   我觉得我自己对流的把握还不是很准,我们有必要首先明确什么是流,什么是复杂系统中的符号化等等。流是形成符号化的基础,但具备流属性不一定就存在符号化。比如人体里面有血液的流动,但是血液系统肯定不具备符号化属性。 各种流分布的拓扑构形就形成了生命、智能等等一点都没错,似乎耗散结构论就是这么说的。一杯牛奶缓缓的从瓶子中倒出,奶瓶中的牛奶就会由于分布不均匀、介于秩序和混沌之间而产生复杂的花纹,生命、智能就是这种东西。形态稳定性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必须需要流动的力量,才能把生命、智能等等推向混沌的边缘。 >onepoint(onepoint): >onepoint(onepoint):从这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来看,jake对涌现、生命、智能的认识已经又提升了一定的高度了。 >onepoint(onepoint):流作为个体之间的交换形式是客观存在的,不知道引力、电磁场能不能在一定意义上看作一种流。是否可以说个体之间形式...
2005-4-18 17:05:00
   “商品交换是形成经济系统中流的基础” 这一点完全正确,学过经济学的都很清楚。经济系统中的流就是商品交换,而商品交换的符合化就是货币的出现及其广泛地被使用。从物物交换到货币出现、纸币出现乃至现在的电子货币,就是一个流不断被符号化的过程。同时符号化以后(货币、纸币出现后),又极大程度地促进了商品交换,推动经济的进一步繁荣。现代和平社会不可想象再回到用羊交换布匹的物物交换时代。 无疑,货币是在一个自组织的过程中被创造出来的。那么可以考察货币出现的理由,外因:物物已经非常丰富,内因:货币本身适合符号化,便于携带、易于分割、价值适中。外因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爆发一场战争,回到兵荒马乱时代,物质稀少,中心权力缺失,就很可能回到物物交换的方式,比如回到用粮食换布匹的方式。 因此,流能否符号化,也就需要从内、外因来考虑,外因,流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且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其次,在众多的流动因子中,一、两个因子由于自身的优势在竞争中获胜,便逐步被广泛作为交换的中介,从而完成自身的符号化。而符号化后又进一步促进了流在数量和速度上的提高,从而远离原来的平衡态而进入一种新的平衡态。 人们常常讨论语言和思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语言就是思维符号化的结果。语言之于思维,就如同货币之于商品交换。没有货币,商品交换也能进行,但效率肯定很低。没有语言,思维也可进行,但效果就很差了(比如动物的思维)。人类之所以聪明,就是思维符号化的结果,正如货币出现后,资本社会的商品远远丰富自然经济时代的商品。 但语言出现不是没有条件的,一条狗,无论如何也很难教会它使用语言,用语言思考。外因:狗大脑(狗小脑可能并不比人小脑差)容量低,相互连接程度低,从而“流”也很低,“流”未达到一定的规模,不足以推动符号化的出现。内因:狗的发音器官不如人类的灵巧,不足以将语音作为一种“流”的媒介。 “血液系统肯定不具备符号化属性。”这点我不同意,血液出现本身就是符号化的结果。远古生物的通过体液循环(“流”)来交换物质和能量,其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可以考察低等生物的循环系统),经过长期的进化,高等生物才稳定在使用“红细胞”来交换氧气,“红细胞”本身就可以看成是一种“符号”(有的生物使用含铜的“蓝细胞”,本段文字只是一种概述和推测,并不是严格的生物学论证)。 目前最困惑我的是数学在智能中的自动涌现。首先,如果数学作为一种主观的东西,那么就无法解释为数学命题的客观性,比如数学考试,如果是主观的东西,一道题就无法得出大家都认同的答案。但事实上,一道数学题,即使解答者当时答错了,事后给他充分讲解,他也会认同正确的答案。 另外数学也不可能是纯客观的,因为现实中并不存在一个标准的哪怕是最简单的算术系统的东西。“无穷”、“无理数”这些概念只能是人主观的产物。但这些纯主观的产物居然能被受过高等教育广泛认同。很多数学定理谈到的东西,在物理世界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因此也不可能通过物理世界被验证,但最后确实能被证明或证伪,而且可以被该领域中的人员得出一致结论,那么这是怎么实现的呢? 如果说数学既有主观、又有客观,那那些是主观的?那些是客观的?其客观性通过哪种方式来自动涌现其主观认识? 如果数学不能自动涌现,只能在智能的设计中预先将基本的数学定理一一输入,但这在理论上是不可能的(有数学定理证明),而且人类的数学知识是乎也不是先天形成的。咋办?叩请诸位有何高见? >jake(sage):我觉得我自己对流的把握还不是很准,我们有必要首先明确什么是流,什么是复杂系统中的符号化等等。流是形成符号化的基础,但具备流属性不一定就存在符号化。比如人体里面有血液的流动,但是血液系统肯定不具备符号化...
2005-4-18 18:15:03
   不知你是否能够提供更多他人论述关于你的流概念的资料,此外你关于流概念的定义似乎并没有指出它本身的属性,如果商品是经济系统的基础同时又是流的话,个体似乎没有移动,移动的只是商品本身而已。 >jake(sage):不瞒你说,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对流的具体定义不十分清楚,但我已经体会到了流的很多定性属性,所以才想贴到这里和各位请教、讨论。 >jake(sage):就我现阶段的理解,流首先应该是一个物理概念,这就是大量个体的定向移动。...
2005-4-18 18:20:57
   关于思维与语言的关系我想提如下看法,在思维中有一种活动是创造,创造的过程往往并不是语言说的清楚的,它类似于神经系统中思维突然的涌现。此外在人类的知识表征(应该属于思维的一部分吧)有一类叫做程序性知识,它是拒斥语言的。所以语言是思维的符号化不完全,未概括到他的全部。 >wilddog():“商品交换是形成经济系统中流的基础” >wilddog():这一点完全正确,学过经济学的都很清楚。经济系统中的流就是商品交换,而商品交换的符合化就是货币的出现及其广泛地被使用。从物物交换到货币出现、纸币出现乃至现在的电子...
2005-4-18 19:05:40
   关于程序性知识我很感兴趣,不知哪里有这方面的详细论述?我想人类大脑中可能存在一些先天性的过程(如程序性过程),而这些过程的客观性和先天性才导致诸如数学、逻辑中某些在物理世界不存在的概念和过程能得到正常人的公认。 另外,我认为语言是符号化思维,并不表示语言是思维的全部。事实上,符号化的因子是派生的,其依赖于被符号化的本源,不可能离开被符号化本源。货币也只是社会经济现象的一个因子,而且也是派生的,离开了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货币就是无本之源,一钱不值。 >moomoofarm():关于思维与语言的关系我想提如下看法,在思维中有一种活动是创造,创造的过程往往并不是语言说的清楚的,它类似于神经系统中思维突然的涌现。此外在人类的知识表征(应该属于思维的一部分吧)有一类叫做程序性知识,...
2005-4-19 16:07:53
   我认为语言和货币可以类比的特点是有限的,虽然彼此都具有流的特性,但是很显然的是它们处于不同的层次上。货币只是经济主体交换商品而言,而语言可以是实物交换同样也可以是其它形式。所以,它们的区别不是一个流概念就可以解决的。关于程序性知识请参考任一本认知心理学的知识表征部分。 >wilddog():关于程序性知识我很感兴趣,不知哪里有这方面的详细论述?我想人类大脑中可能存在一些先天性的过程(如程序性过程),而这些过程的客观性和先天性才导致诸如数学、逻辑中某些在物理世界不存在的概念和过程能得到正常...
2005-4-19 17:46:13
   认知心理学的程序性知识,显然你误读了,没有任何一本认知心理学书认为程序性操作或程序性知识同语言是排斥的,相反,很多心理学认为的程序性过程需要语言来表征,有的心理学流派甚至认为程序性过程只有语义表征,建议你首先读读北大汪安圣的《认知心理学》。 语言所符号化的流,并不是物理世界的流,而是思维中的信息流,显然你没有读懂我的原文。实际上大脑思维本身就必须对物理世界做符号化,不然就会产生幻觉,或想到什么就会手舞足蹈。而语言是这种思维信息流的进一步符号化。 真心建议你读书及读别人文章要仔细一些。 >moomoofarm():我认为语言和货币可以类比的特点是有限的,虽然彼此都具有流的特性,但是很显然的是它们处于不同的层次上。货币只是经济主体交换商品而言,而语言可以是实物交换同样也可以是其它形式。所以,它们的区别不是一个流概...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